欢迎访问定西法院网,今天是 2021年04月23日 星期五
县区法院: 安定区 | 通渭县 | 陇西县 | 临洮县 | 漳县 | 渭源县 | 岷县 |
  • 关注:
法院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身体在,一切才都在

——纪念我们最爱的刘腾翰同志

来源:通渭县人民法院 作者:马林、张超 责任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7/1/13 5:29:25 阅读次数:
字号:A A    颜色:

 

农历十月的北方,腾翰的老家,华岭的新庄,从远处望去,隐隐约约散落着几户人家。由远及近,断枝挡住了去路,野草侵吞了农场,倒塌的麦草散落了半场,我们弯腰走进简陋的院门,也许是好久没有住人的缘故罢,几间已然掉了瓦土的旧舍孤立在院中……

上旬,腾翰从兰州住院回来。我们一行五六人,怀着激动的心情去了他在县城的家,他仍然是那么热情和幽默,不停嘱咐我们坐在沙发上,而他找了一个小板凳,弯着腰坐在电视柜前,一手握拳捣在另一只手心里,转动着、比划着、微笑着说:“上次手术后,胃里不该长东西的地方长了柴草,饭都吃不下去了,上帝想断我的禄粮,没门!这次去,来了个主任医师,到底把式大,找了两个粗细不同的胃镜管子类的东西,分别捅了几下,最近十多天吃饭的胃口真好……”

中旬,我们的腾翰同志回老家了,那里的空气比县城新鲜,在从小生长的土坯屋里,暖暖的土炕,纯天然的蔬菜粮食,应是更有利于养病吧!我们去时,他背靠着一叠被子,右身倚着墙,腿半弯着,分别与我们用眼神打了招呼,微微点了点头。几分钟过去了,他吃力地打了个手势,让我们在客房里坐下。

不信鬼神的我们,多么希望世上真的有迷信,回到家乡,他应该会好起来吧。

再次去看他时,他不吃饭,只是吃力地招呼我们:“你们吃,趁热吃,我以前爱喝两盅酒,现在还是爱喝,饭一点也吃不下去。”

“怎么,你,就不饿吗?”

“你们知道的,我,患的是胃病,为了防止病毒扩散,把三分之二的胃切除了。之后,又扩散了,现在饱饱的,你们吃好喝好,远得很,平时又忙于工作,来一趟真的不容易!感谢你们一次又一次来看我、陪我。”

临走时,他坚持把我们送到庄后的场里,那一挥手,谁料会是腾翰与我们的永别……

下旬,也就是10月28日,我们应组织要求,去陪我们心爱的腾翰同志。去时,他躺在一个一般人不躺的地方,我们上了一炷香,奠了三盅酒、一杯茶,化了几张纸,磕了一个十分沉重的头,腾翰,别了!别了,腾翰!

此刻,微风撩起了门帘,吹着桌上的纸飒飒作响,不,不是风,是他在用心招呼我们。

房子里没有生火,我们坐在炕上喝茶着坐着,沙发上冷得不成,上去把被子掀开盖在腿上。通渭的华岭,华岭的新庄,你们都知道么,比各处都冷,尤其是今年的十月……

中午他的妹妹为他供上了半碗饭,不知道他吃了没……

通渭县法院的刑庭办公室里有一棵金钱树,是腾翰生前亲手种下的,如今仍绿影葱葱、铁骨铮铮。检察院公诉科的同志来了,看到这棵树,念叨着“案子让老刘操完了心,把他消磨透了。每次见面,三句话离不开法律,离不开他的案子……”

这一次,他不再说案子,而是嘱托着我们:“工作之余,把身体保护好,身体在,一切才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