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定西法院网,今天是 2021年04月23日 星期五
县区法院: 安定区 | 通渭县 | 陇西县 | 临洮县 | 漳县 | 渭源县 | 岷县 |
  • 关注:
法院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最初的梦想

来源:通渭县人民法院 作者:张超 责任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17/11/13 10:51:37 阅读次数:
字号:A A    颜色:

 

引子——每一位老师其实最初都有一个育人成才的梦,每一位医生最初都有一个救死扶伤的梦,同样,每一名研读法律的学子,最初都有一个主持公平正义的梦想。

 

最近抽时间在兰州大学上课。一次寝室夜谈,几个法检部门的同学谈论工资套改的事,一位在政府部门上班的同学听太不公平了,一样的学历,一样的朝九晚五,公检法的为什么要拿那么高的工资?

我问她最近一直没来上课,在忙些什么

她说在家里待着写论文,还追了一部剧。我说你知道我在干嘛吗?我周一在送达文书、安排开庭、补落下的工作周二出差去市里看守所送达案件材料,周三早上开庭中午宣判,下午赶紧坐车过来考试。你知道周二我们去看守所送达二审的刑事判决书时遭遇了什么吗?那罪犯指着我们庭长的鼻子骂:“你给我等着,十年以后我出来了要不了你的命,我就不是现在的姓。”警察押着他还敢出言威胁,你想想我们当时是什么心情?

她激动地跑到我身边问,那你们当时没骂他吗?没往他脸上捣一拳吗?

我说,我们公检法的人现在出去身上贴的标签就是“弱势群体”,谁还敢骂人?谁又敢打人?

她说,那你们还真不容易。

我又问,到现在为止,你除了高考和上岗考试,为了工作还参加了什么考试?

她想了想说,好像再没有了。

我说,我们每个人至少参加过次以上公务员考试,次以上司法考试,公务员考试录取率1%10%,司法考试只有15%左右的通过率。我们每个人不是努力了就能得到这份工作,也不是尽力了就能走到今天。

我又问,你现在还看专业书吗?晚上会操心自己的工作吗?

她不假思索地说,当然不会。

我说,我们每个人,不管年龄大小每天都在学习专业知识,案边就是专业书籍和各种新修改法律条款及司法解释,上班时没有时间喝水上厕所是常事,下班了会被当事人跟踪威胁,回到家做着家务想着案子,吃饭想着案子,躺在床上也在想着案子,有时半夜三四点醒来,想到案子便再也睡不着,等不到天亮赶紧起来往单位跑。

又一位同学问超,很久没看到你晒自己家人的照片了,你那可爱的女儿也不拿来分享分享?

我说,我哪敢啊?像我们常常被人威胁的,哪敢再把家人置于危险之中?你不知道,我们单位一位法官宣判了一件离婚案件后,每天下班被男方当事人尾随。有一位法官处理相邻纠纷案件后,走到哪儿被当事人跟到哪儿,那时他还租房子住,家里饭刚做好,当事人一把连锅掀了。还有一位同事常年收到威胁短信,半夜会被威胁电话叫醒,一接电话对方就凶狠地说你怎么还不死?半夜三更啊,你说应该是什么心情?一件我参与过的刑事案件中,一名当事人当地的混混,现在已经出狱,一在异地偶尔见到他,我都要绕道走,因为当时宣判时他也威胁过我,谁知道这种人会不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

一位在区检察院工作的同学说,我本来还想参加省法院的遴选考试去做法官,听你这么说我不想去了。我一位医生朋友说从事学医和学法现在是压力最大的两个职业。甚至有人说,劝人学医,天打雷劈劝人学法,千刀万剐。

另一位同学又说,我们看学医的天天各种实验各种背诵,老师年复一年过着重复的日子,我们不想做他们的工作,然而还是有人愿意去做,因为每一位老师其实最初都有一个育人成才的梦,每一位医生最初都有一个救死扶伤的梦同样,我们学法律的,经历九九八十一难终于走上工作岗位,别人也看着不容易,特别是公检法的,健康和生命时刻面临着威胁,然而我们还是愿意去做,因为我们每一名研读法律学子,最初都有一个主持公平正义的梦想。

一席话说得几个人全部沉默。不得不说,她的话完全说到了我心里,想来检察院的同学也是同感。突然想起自己从小喜欢警察、军人,后来读大学时选择了法律,虽然对于职业当时没有清楚的规划,但心里至少有一个隐约的关于正义的梦,于是一步步走到今天。有时也会随波逐流抱怨种种,有时会觉得压力太大心生退意,但还是日复一日不断坚持,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和心态,大约还是因为心里仍一个隐约的关于维护公平正义的梦。

因为那个隐约而又根深蒂固的梦想,我们虽然面临着重重困难和不堪重负的压力亚健康的身体超负荷的精神负累和付出不成正比的收入畸形的社会舆论和片面化的谩骂责难,看着隔壁律师们相对轻松地拿着高收入,也依然坚守着自己清贫而沉重的岗位,认真办理着每一个经手的案件。

世人常骂法官“吃了原告吃被告”,殊不知无论原告被告,法官们除了必要的工作以外,一点也不想再见面多接触,更别提请客吃饭,吃他们的饭,还真怕消化不良恶心反胃呢!现实中还不是当事人拿着糖衣炮弹对法官围追堵截,法官们捂脸藏身地到处躲逃

法官如此,医生如此,教师亦如此……

诚然,每个行业里都会有一些思想言行出格的叛逆者,然而谁又能肯定,这些人最初的梦想不是维护本职业的尊严?那么是谁逐步瓦解了部分法官检察官公安干警们的信仰,是他们自己的意志薄弱?是体制内庸官懒政的惰性?是善良之心被当事人曲解蹂躏之后的失望悲观?是社会施加的屈辱误解?

一次和一位检察官朋友去医院,当时医院的系统故障开不出药,一位患者家属便指着医生骂“这么多人在排队,你一个药开那么久,我女儿都病成这样了,真想一把刀杀了你!”检察官朋友挺身而出:“给孩子看病要紧,生什么气?系统的问题又怪不得医生,你生气骂了医生药就开出来?人人都像你一样逮着医生就要打打杀杀的,谁还愿意做医生,没有人做医生了,你的娃生病了,还能找谁看去?”一句话说得那人支支吾吾,周围浮躁的情绪也一下子缓和了下来,我不由地伸出大拇指给她点了个大大的赞。

有人说“成人的世界里没有容易二字”。那么,每一个忍辱负重、矛盾堆砌的岗位上,更没有“容易”二字,但愿这些人仍然能够坚持着那最初的梦想,热爱自己的岗位和工作,也希望人人都能像那位检察官朋友一般,随时携带灭火器平息身边小小的情绪火苗,给予守护我们的人以鼓励、以善良、以慈爱、以理解、以信任……在他们守护你们的幸福、和平和安宁,守护他们的梦想的过程中,能够少一份艰辛和困难,多一份坚持的理由和动力。